清晨老天洒下了一米阳光,黄埔村折起了它还没作完的梦。

  昨夜的宁静,今日天色的破晓,马车走过了喧嚣,铜铃踏醒了寂寥。

  楼阁,灯笼,溪水,都在这黎明的辉灿中摇曳了;楹联、碑刻、匾额、条石,都在这旖旎迷离中熔化了。

  长笛呼吸着委婉的音符,挑动了霞光中的筝弦,蹦跳着民族的古朴与圣美。茶香夹着词阕诗句飘过了竹桥,染醉了岸边的垂柳。古屋倒挂在古运河水上披着绸缎的射影,复制着每一个多情的邂逅。

  我们总在羡慕行者,总在梦见天堂;其实行者比别人,只是少点虚荣,多点独立;

  天堂也总是在某个平凡的时候与我们相遇。

  只有当你身处黄埔村,你才会明白为何有那么多人对黄埔村心存诱惑。

  才会明白这里才是天堂。